专家团队
    /html/team/17.html /html/team/18.html /html/team/54.html
推荐新闻
研发专家

一代“中药巨匠”、主任药师冯汉鸽


  一代“中药巨匠”冯汉鸽:传承古法发酵,让中药满血复活


 
  她,祖上是中医药大家族,高中时遭遇文革,插队在湖北钟祥东桥区群迎林场,凭借儿时长辈祖传的中医药知识,救回唐大爷一只手和王大哥一条腿,成为远近闻名的“赤脚医生”。
  她,文革结束后,扎根湖北省中医院40余年,成为国宝级中医大师涂绍川的钦点传承人,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中医药栋梁。在中医药疾病治疗与养生保健方面,与老一辈中医药泰斗,一起研究了很多科研成果。
  她,因师父涂老一句话,花了近20年光阴,摸索出“九法修合”古法发酵工艺,成功研制出新一代中药酵素,让传统中药“满血复活”。
  她,就是湖北省中医院主任药师,硕士生导师,中医药专家,全国第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人:一代“中药巨匠”冯汉鸽!
 
  中医真的要亡于中药吗?
  我们常常这样抱怨:以前感冒发烧,吃个几片感冒药,喝点开水就好了。现在药越吃越多,还不如几颗西药来得直接。高血压、胃肠病、风湿病,这些慢性病,传统中药似乎成了“安慰剂”。
  中医常常很无奈:病情看的在准,给人开个药方去吃,药材不行,效果肯定打折扣,如果加工炮制“偷懒”图省事(不用传统古法,而用现代化机器加工),也会影响药效的发挥,我们常常跟着“背黑锅”。为此,有的老中医甚至不畏艰辛,自己亲自上山采药,自己熬制。
  “为什么有些中药的效果,大不如以前?”
  “中医真的要亡于中药吗?”
  ……
  这已成为困扰整个中医药界的问题,作为第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传承专家,涂老很无奈:绝不能让中医亡于中药!
  时任湖北省中医院主任药师冯汉鸽说:“作为涂老的传承人,我必须要解开传统中药的‘密码’,让传统中医药‘满血复活’。”一头扎进去,就是20年。
 

 

 
(主任药师证)



(冯汉鸽左起4: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拜师现场)



(师出有名:冯汉鸽出师证)

 
  传承中药,会选药只能算是入门
  芦根,必须是长江边上野生新鲜芦根,芦根壮实,质地硬,放在嘴里嚼绵绵的有股淡淡的甜味,长江水是活水,芦根药性足;雪梨,河北赵县的药用价值最高,个头大,皮比较粗糙,有蜡质感,黄绿色,吃起来肉质细脆,有甜味水分足,寒露过后的雪梨,清心润肺、止咳润燥、醒酒解毒。阿胶,只选东阿县的,好阿胶外观光亮,色如琥珀,越好的阿胶腥味越小;6月南疆的桑葚、8月云南的茯苓、10月桂林的罗汉果。这些,行话叫选道地药材、选时节药材。
  冯汉鸽讲:“传承中医药,会选药材,只能算是入门,还必须了解大自然赋予每一味药材的独有“私语”。就人参来讲,不切片,直接煎煮,补气的效果还不如白萝卜来得直接。切白芍,有白芍飞上天之说,每一片厚度不能超过0.5mm,扔在空中能飘起来,才能用,效果才出的来。”
  选药配药、煎药制药、熬膏打片......中药大师的必备绝活,冯汉鸽早已熟稔于心,但这些传统方法,有效成份最多也只能提取七成,相比古人用药的“起死回生”,还有很大差距,这让冯汉鸽很困惑。
 
  一个偶然发现,让她有了大胆的想法
  有次医药下乡活动,冯汉鸽在中午吃饭时,恰巧看到一位年过七旬的农妇,从一罐头瓶里,倒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喝起来。冯汉鸽很好奇,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农村常见的米酒。老妇人讲:“我们农村的妇女,舍不得花钱上医院,手脚冰冷、积食、关节酸痛,经血不好,都是自己发酵米酒喝。”
  返程的路上,冯汉鸽再也没法平静。
  糯米,最寻常的食物,可做成粽子、八宝粥。而通过发酵,制作成米酒,就成了保健上品,可调理经血、关节酸痛、帮助消化、预防疾病。几千年来,是农村妇人口口相传,沿用至今。
  几千年前,我们老祖宗就有这样的智慧,冯汉鸽从中得到启发:可不可以将传统中药进行发酵,做成中药酵素呢?她冒出了个大胆的想法。
 
  每一天的琐碎心酸,只有自己最清楚
  冯汉鸽遵循古法发酵原理,历经“选、洗、制、润、煎、密、藏、接、酵”九道大炮制工序,“三选三润三密”九个核心环节,历时180天窖藏,修合而成了中药酵素(这些古法,后来被称之为:“九法修合”古法发酵)。
  期间的辛酸,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就来煎药来说,使用砂锅煎药效果最好,可砂锅煎药,烟雾大,冯汉鸽就单独用一个工作间煎药,把窗户全部打开。
  夏天,温度有时候达到42度,马路上都能煎熟鸡蛋。热浪,犹如火焰山爆发般灌进来,加上煎药的温度,呆上3分钟,就像刚从水里出来,衣服全部被汗湿,很容易引起脱水、中暑。所以,冯汉鸽每次进入煎药间,都会提上两个开水瓶子。冬天,寒风呼啸、地板冰冷,冯汉鸽只能一边煎药一边跺脚。这样的环境,年轻小伙没有多少能坚持,可这位6旬老人,一小时、一天、一个月、一年、两年……终于迎来了春天。
 
  检测结果,惊呆评定专家
  冯汉鸽的中药酵素,“小试”成功。“小试”就是实验室里的研究,得到突破性进展。
  冯汉鸽说:“吃进嘴里的东西,来不得半点马虎。”将自己发酵的中药酵素,送到湖北省疾控制中心进行检验。
  时任卫生检验主任技师、预防医学主任医师李新兰,负责这项评定。检验结果一出来,惊呆了这位老专家。“40多年了,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检验结果。”李新兰激动不已:“每一种中药酵素的有效成分含量,都有大幅提高,例如人参皂苷、灵芝多糖,含量都提高了5倍以上,也就是说,100克灵芝,通过发酵,达到了500克灵芝的功效。”
  卫生部药品检验所的实验也表明:发酵中药只需要1/28的量,便可与普通水提物一份的量发挥等同药效。即中药酵素相比传统中药(丸、散、膏、丹等剂型),效果增加了4-28倍。
 
 
  两位老专家,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李新兰,女,预防医学主任医师,卫生检验主任技师,食品安全专家,中国保健科技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第五届食品毒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先后主持和承担了多项由卫生部、商业部、省科委科研项目和多项标准及规范性文件法规起草工作。
  20多年前,也像现在年轻人一样,经常熬夜加班、饮食无常,落下慢性胃炎和心脏疾病。李新兰运用自身经验和所学,结合传统中医养生精髓,开始“捣鼓”中药酵素,不仅让自己摆脱了老毛病,还帮助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受此启发,李新兰开始将传统中医名医名方进行发酵,如女性气血不畅、更年期,男性亚健康等,受益人群之众,为此,大家都亲切地叫她“酵素妈妈”。
  得知这位老专家也痴迷中药,也是一位中医药高人,两位中医药专家,志同道合,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聊药材、聊古法、聊发酵......为此,冯汉鸽邀请李新兰,一起研究中药发酵。
 
  一次次失败,总结出打开中药发酵的自然密码
  冯汉鸽和李新兰,将中药酵素大规模生产时,要么有酸味,要么颜色发红,要么就是中草药的根须还是根须、叶子还是叶子,发酵不完全,一次次失败。
冯汉鸽回忆起,那位农村老妇人说过,发酵米酒,罐子一定要用稻谷糠包起来,上面盖上棉被,放在炉火旁边,每天早晚要往稻谷糠里洒水。发酵的时间长了不行,会变酸,时间短了也不行,糯米还是硬的不长酶。
  李新兰认为,用稻谷糠,盖棉被,是为了保持发酵罐子的温度,而洒水,是为了保持湿度。空气湿度75%以上,温度在20-28度之间,微生物和酵母菌不断繁殖,源源不断提供养分,5天左右,就能闻到淡淡的酒香味,半个月,米酒就发酵好了。
  两位老专家,从中得到启发,就像赤水河,端午时节河水变红,重阳节后又恢复清澈,国酒茅台,根据这些自然变化规律,发酵酿酒,将自然密码,通过四季变化,传递到每一滴酒中。
  冯汉鸽和李新兰,恍然大悟:空气的温度和湿度,就是打开中药发酵的自然密码!
 


  扎根九宫山,用双脚开启中药酵素之旅
  为了找到一个适合中药大规模发酵的天然环境,两位老人,用双脚丈量中国大山,武当山、黄山、庐山、九宫山......每一座山,都要亲自实地考察,检查土壤、对比温度、观察湿度。
 

 
  九宫山,位于湖北省东南部“温泉之都”咸宁境内,山高谷深,遍地喷泉飞瀑,空气中有“天然氧吧”,地下有“温泉谷”,是著名的道家养生圣地。
  九宫山地下水,检测证实,富含硫酸盐还原细菌、硝化菌、放线菌等13种有益菌,钙、磷、镁、钾等7种矿物质和铁、锌、硒、碘等8种微量元素,pH值在6.5-8.5,而地下2米的土壤,孕育了大量微生物和酵母菌。这种天造地设的好空气、好水、好土壤,让九宫山成为“天然酵池”,成为中药发酵的天然宝库。
 

 
  两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一头扎进九宫山,将中药发酵基地搬到这里,开始了她们的中药酵素事业之旅。
 
  后记:
  如今,冯汉鸽和李新兰,将名医名方、经典药方,精选食药同源的道地药材,运用古法“九法修合”发酵工艺,在九宫山中药酵素基地,成功发酵出了新一代的旗黄百草系列中药酵素,甜甜的,酸酸的,没有难闻的中药味,像喝饮料一样方便,改变了传统中药的喝法。且脂肪含量为零,不用担心长胖,高血糖人群,也能服用。
  正如一位国医巨匠所说:中药酵素,让传统中药满血复活,为传统中药现代化、古法中药国际化,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冯汉鸽湖北省中医药研究院主任药师
  简介
  冯汉鸽,女,汉族,中共党员,1956年9月出生,湖北省中医院(湖北省中医药研究院)主任药师(正高三级岗位),湖北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执业药师,中医药专家,全国第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人,从事中医药研究近50年。专业特长:中药制剂、中药鉴定,中药资源开发,中药分析。 




 
  成就
  1982年1月毕业于湖北中医学院中药系,获医学学士学位,1991年5月至1994年12月作为全国首届名老中医药专家继承人,跟随涂绍川老师学习传统中药鉴定、中药制剂、中药炮制技能,圆满完成学习任务获出师证书。全国中药饮片质量保障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专家组成员;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中药分析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药学会武汉分会药事管理委员会常务委员;武汉市中药学会副主任委员,湖北省中药学会副主任委员,湖北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库专家组成员,湖北省食品安全企业标准备案审查专家库专家。
  主要从事中药科研、教学及药事管理工作,先后主持完成省科技攻关课题3项,参与完成国家、省、部级科研项目20余项,取得科研成果3项;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1998年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信息统计中心聘为国家标准《全国主要产品(中药部分)分类与代码》编写专家组成员,编写的标准已于2003年9月由国家技术监督局正式颁布实施。
  主编《儿科急症的中西医诊断与治疗》、《实用肝病药物手册》专著2部,参与编写专著5部。
  目前,正在承担“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茯苓规范化种植基地优化升级及系列产品综合开发研究”,已于2015年通过国家科技部验收。


  殊荣和证书




(聘书-武汉药学会第十二届医院药事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执业药师继续教育登记证书02



(湖北中医学院毕业证)



(湖北中医学院学士学位证)



(高等学校教师资格证书)



(聘书-湖北省食品安全企业标准备案审查专家库专家)



(聘书-湖北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



(聘书-武汉药学会第十二届医院药事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武汉市中医药学会第六届中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证书)



(中华中医学会中药鉴定分会委员)



(中药分析分会第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



(执业药师资格证书)

 
  历程
  出生中医世家,从小闻着中药长大

  南阳,医圣张仲景的故乡,是一座盛产2356种天然中药材的“天然药库”。得天独厚的中药资源,也催生了一代一代的名医。冯汉鸽的祖上,就是这样一个世世代代薪火相传“以医为业、以药为生”的中医大家族。
  童年的冯汉鸽,兴趣爱好与同龄人完全不同。小伙伴们放学后,喜欢编花篮、跳房子、丢手绢......冯汉鸽却喜欢跟着长辈们,去感受中草药的香味、去观察中草药的形状、去学习炮制的过程。冯汉鸽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专家,经常回忆儿时常常跑到外公、妈妈、舅舅的工作场所,还有父亲工作的中医院去玩的场景。每当听到长辈们谈论给患者治病的点点滴滴,冯汉鸽都会乖巧的在旁边,仔细倾听,渐渐地被中医学的博大精深,妙手回春的神奇疗效所吸引,特别目睹无数患者盛赞长辈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的感激和崇敬之情,心中有说不出的幸福和自豪感。冯汉鸽从小就立志要做一名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的中医药人。
  在长辈们耳濡目染、言传身教的熏陶下,还没成年的冯汉鸽,已经对中药材的识别、常见疾病应用什么样的药方,有了初步认识。

  文革下乡,一副小药草救回一个手指头
  高中毕业后,正好赶上“文革时期”。大学不招生,冯汉鸽只能放下自己“求医学药”的梦想,响应毛主席和党的号召“上山下乡”。
冯汉鸽“插队”在湖北钟祥县东桥区的群迎林场。当时农村医疗资源很有限,冯汉鸽就运用自幼学习的一些医药知识,对一些常见疾病进行治疗。在群迎林场,她成了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赤脚医生。乡亲们如有身体不适,都来找她义务治疗。
  有一次在林场砍树时,唐大爷误将左手食指砍了个大口子,深可见骨,血流不止。林场人员搀扶着唐大爷,捧着一路滴血的手,打算步行二十多里路,送去公社卫生院医治。冯汉鸽见状,匆忙跑到山上,采了些当地止血消炎生肌的草药,捣成药汁,给唐大爷包扎上。血流迅速止住了。疼痛也缓解不少。三天后,唐大爷才去公社卫生院。医生揭开冯汉鸽包扎的伤口,见伤口基本愈合,已无大碍,又给重新包扎上。医生问唐大爷这个伤口是谁给上药和包扎的,唐大爷说是我们林场的一位知识青年。医生叮嘱唐大爷,回去后一定还要她再给你换药和包扎,我们公社卫生院也没有比这好的药。事情过了四十多年,唐大爷的孩子每每说起这件往事还心存感激。冯汉鸽在离开知青点返城时,将自购自备的药品全部奉献给林场,留给以后有需要的人。乡亲们回忆这些往事时都说,冯汉鸽现在成为闻名遐迩的医药大师,也是实至名归的事。

  恢复高考,成为第一批中医药大学生
  1977年,高考恢复,那是一个很多渴求知识的人,梦寐以求的春天,也是冯汉鸽,完成自己毕生追求和理想的机会。
  这时冯汉鸽已经是湖北省中医院一名卫生员,为了实现理想,冯汉鸽白天上班,晚上复习。那个时候,电力供应不完善,一般晚上7点到11点,用电高峰期很容易停电。她下班回来后,草草吃口饭就上床睡觉,到了11点后再挑灯夜读,一直复习到凌晨5点,匆匆梳洗后去上早班。
  看着女儿的坚持和付出,冯汉鸽的妈妈,既欣慰又心疼。欣慰的是冯汉鸽对中医药的爱好和追求,有着一颗永不放弃梦想的心;心疼的是,女儿复习的身影,在灰暗的灯光下,显得越发单薄。为了帮助女儿,冯爸爸、冯妈妈还有姐姐,夜里12点,轮流给冯汉鸽做宵夜吃。冯汉鸽说起这段往事,至今都非常感激家人的关爱。
功夫不负有心人,努力付出了时间、精力,梦想就一定会实现。冯汉鸽过了高考分数线,考上了大学。冯汉鸽说:“在填报志愿时可以有很多选择,但是我毫不犹豫,选择了湖北省中医药大学,学习中医药是我的梦想”。
  1977年恢复高考,有大约570万人报考,最终只录取了27万人。冯汉鸽通过努力,终于圆了自己的梦想,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中医药科班大学生,开始系统学习中医药知识,真正成为一个“中医药人”。

  从基层做起,闻一闻就能识别中草药
  湖北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湖北省中医院工作的冯汉鸽,终于有了发挥自己所学的平台,能够在自己梦想的工作岗位上,奉献自己一生的兴趣爱好,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工作岗位上,冯汉鸽从基层做起,运用系统学习到的传统及现代中医药知识,结合长辈们耳濡目染、言传身教的传统中医文化,专注于中药炮制、药剂研发、保健养生的研究与运用。先后发表学术研究54篇,主编参编书籍10余部,主持参入多项科研课题。
  冯汉鸽与中草药打了近50年的交道,对600多种中草药,烂熟于心,别人辨别药材,要用眼看、手摸。冯汉鸽,只需用鼻子闻一闻,就能说出名字来,准确辨别这个药材好不好,能不能用。
  曾经,楚天都市报的记者,蒙上冯主任的眼睛,从医院药房取来了甘草、天麻、川穹、冬虫夏草4味药材,供冯主任辨认。“这是甘草、这是天麻……”辨认的过程比想象中简单,冯汉鸽只是在每种药材前略作停留,便能准确的将药材名称报出,这些药材的气味早已烙印在脑海中。
  冯汉鸽说:“辨识药材没有捷径,只能日积月累感受它们的味道,记住它们的样子。”

  万里挑一,成为第一批全国名老中医高级传承人
  1991年,国家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人事部制定的严格标准,经过全国推荐、层层筛选,万里挑一,冯汉鸽成为第一批全国名老中医高级传承人,拜师涂绍川,专攻传统的中药炮制、中药鉴定、中药制剂技艺。1994年学成出师,获国家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人事部共同颁发的出师证书。
  涂绍川(1919~2013),是第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传承专家。涂老从事中药工作70余年,在传统的中药技艺上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特别是在传统中药炮制上有着自己独特的方法和技术。他为中药事业培养了大批优秀的人才。
   1991年,国家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人事部,共同批准涂老为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专家并作为首批师带徒的指导老师。当时,第一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总后勤卫生部仅入选7人、湖北省仅17人,入选的名老中医,堪称“传统医学活化石”,都是国宝级人物。
  2015年,湖北省中医院成功申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省级中药炮制技术传承基地,在政策、资金、设施设备、人才配备等方面得到充分支持。冯汉鸽作为涂老传承人,现正在按国家中药炮制技术传承基地要求,建设“涂绍川”传承工作室,将涂老毕生所学,发扬推广。

  革新中药,改变传统中药喝法
  退休后,湖北省中医院返聘冯汉鸽,继续将从小耳濡目染的传统中医文化和涂老技艺的传承、现代化系统学习,结合自己近50年的中药研究经验,研究更多中药药剂、传授中药炮制方法,为人类年华永驻、青春不老的终极理想,奉献一份力量。
  冯汉鸽在思考如何将中药传统的方法和现代研究相结合时,有次医药下乡活动,发现在农村,王家阿嫂坐月子奶水少,就用米酒催奶;张家大哥肠胃不好,也用米酒来调理;吴家小娃积食腹胀,就喝米酒帮助消化;李家奶奶老风湿,一直在用米酒做药引,陈家媳妇小产,就是米酒补气血......糯米,没有发酵做成米酒之前,只是最寻常的食物,多吃还不好消化。通过发酵,做成米酒,不好消化的东西,居然可以帮助消化,还可以调理经血、关节酸痛、预防疾病,几千年来,农村妇人口口相传,沿用至今。
  中医之根在民间、大智大慧在民间。米酒,在民间,千百年来,凝固了老百姓对生活的参悟与智慧。
  冯汉鸽从中得到启发,联合自己倒腾一辈子“瓶瓶罐罐的酵素妈妈”李新兰,组成研发团队,成功发酵出一种叫做旗黄百草的中药酵素。
  旗黄百草中药酵素,采用的就是中药炮制中最传统、最繁琐的古法发酵、九法修合。“合” 是一选产地、二选年份、三选时节,非道地药材不取的药材甄选、配伍组合;“修”是将九宫山“天然酵池”的好空气、好水、好土壤,融入九道工序,对药材古法密修、自然发酵。
  九道古法,“选、洗、制、润、煎、密、藏、接、酵”,缺一不可,对医名方、经典药方,前后9道大炮,历经“三选三润三密”9个核心环节,历时180天以上窖藏,中医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名医名方、经典验方,通过“九法修合”发酵成中药酵素,结合现代的发酵技术进行菌种驯化,产生益生菌,最大限度利用中药中的有效成分,使有效成分的大分子,发酵降解成小分子,吸收加速提升,效果增加数倍。有媒体报道:旗黄百草中药酵素,酸酸的甜甜的,改变了传统中药喝法,让更多人接受,喜欢上传统中药。
  中药酵素,不再只是治病方剂,已成为日常保健养生的新方法,来满足人类年华永驻、青春不老的理想追求,为中医养生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媒体报道



中华网 china.com商界在线

  [旗黄百草中药酵素,改变中药喝法]
  2013年,湖北中医院主任药师冯汉鸽和保健食品安全专家李新兰应用古法发酵技术,将名医名方、经典药方,从“治疗”功效,改变成“日常保健”、“治未病”作用,成功发酵出了符合现代人养生保健的酵素饮品,有效成分被发酵降解成小分子,吸收加速,效果增加数倍,“甜甜的,酸酸的,没有难闻的中药味”,改变了传统中药的喝法。
  因其改变了传统中药味道难闻、服用麻烦、起效慢、含糖会长胖、药材毒性、农药残留等弊端,深受国人喜欢,逐渐流行成为一种健康时尚。